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

走近香港游戏人:谈两地游戏市场差异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07-10 10:31

在海外游戏市场中,香港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存在:它的市场规模不大,人均付费却在全球市场中名列前茅;这里文化开放,也成为许多内地游戏公司出海路上的“中转站”。

近年来,内地游戏产业迅猛发展,中港两地游戏人的业务往来也越发频繁。然而,两地在用户习惯、企业文化、工作方式等各方面上,仍然有着明显不同。随着香港回归20周年,游戏茶馆近日联络到多名常年来往两地间的香港游戏人,听听他们对于中港两地游戏市场的看法。

1、卫颂德:四方创意有限公司商务拓展总监

走近香港游戏人:谈两地游戏市场差异


“中港两地的游戏业务交流,始于页游时代”

从1985年在父亲买的苹果二型电脑上玩黑白游戏开始,香港人卫颂德就热爱上了游戏。大学毕业时,面对国际金融机构和游戏公司同时伸来的橄榄枝,卫颂德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因为希望用游戏给世界带来欢乐,并且我认为游戏是IT业中最强的界别。”

作为前北京畅游港台区副总裁、如今的四方创意有限公司商务拓展总监,卫颂德常常频繁往来于香港和内地之间,有时达到一周一次,每次停留内地的时间短则1天,长的时候达到1个月。他说,其实一般的香港游戏人也不用常来内地,这与具体工作性质有关,“比如若是代理了内地研发的游戏,产品经理便有这个责任(来内地);比如我做地区副总需要向总部报告业务状况和制订未来策略,也会往来频繁一些。”

不过,这种中港两地游戏业务的频繁往来,在2008年之前却是很少的。“在端游年代,香港人主要玩韩制的游戏,日系的电玩。直到页游开始爆发,这成为中港游戏业交流的转捩点。”卫颂德说,当年由于facebook在网络上大火,页游开始在市场上有很大需求,但是日韩美都没有成熟的页游,内地的页游则比较成熟,由此吸引了很多香港人的目光。

“内地游戏人重数据分析 香港游戏人重市场直觉”

因为文化和市场不一样,两地游戏人在合作初期曾产生不少误会和磨合。“我刚到内地时就因为用词不同闹了不少笑话。比如在叫餐时习惯把玉米叫作粟米,结果对方不明白我要什么;又比如在超市付账时需要袋子,我按照香港的习惯说‘胶袋’,结果也很多人不明白。”两地在工作习惯和方式上也有很大不同。“香港一个产品经理身兼多职,需要同时负责两到三个游戏产品的规划、活动、更新、推广等等;在内地则会是一个产品由5到10个人分工完成,每个人只负责一款产品的某个部分。”

对比内地游戏产业的迅猛发展,香港游戏业也是另外一片景象。卫颂德说,在香港想从事游戏行业的人,会面临许多阻力。“内地很多大学生毕业后都愿意投身游戏业;但在香港,投身游戏业容易被社会误会是不务正业,大学生们更愿意去地产银行金融等行业。”在工作回报上,香港也难与内地相比。“香港最高职位的游戏公司负责人,可能月入也只有2万多港币,需要带队负责5到8个产品;内地一些中级月收入可能已经超过了2万,同时只负责一两个项目,还有奖金和分红等。这也导致了不少游戏人才的流失,转行去往其他行业。”

不同的市场环境造就了中港两地游戏人不同的工作方式,“内地主要以数据作为运营导向,而香港则更注重通过直接的市场感觉来判断。前者需要较多的资源和数据作依据;后者则更重视市场人才的经验和商业感,效率高但人的因素更重一些。可以说都各有利弊吧。”在卫颂德看来,也正因为这样的差异,两地在合作的过程中,也能够互相学习。

2、阿石:成都某游戏公司创始人、游戏制作人

“香港创业的成本非常高,内地则要低上许多”

来成都开游戏公司的香港人非常少,阿石夫妇算是“异类”。

阿石的家乡在香港新界,4年前,他和妻子决定来成都开办游戏公司。和其他从事游戏业的香港人一样,阿石也是游戏的忠实爱好者,“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跟游戏有关,所以创业的时候,第一想到的就是开游戏公司。”阿石说,香港虽然地方小,玩家也不多,但对于游戏的接受度很广,日本、韩国、内地的游戏在这里都比较流行,像是内地大火的《王者荣耀》《阴阳师》,在香港也是非常受欢迎的热门游戏。此外,香港玩家的人均付费也在全球排前列。

但香港的创业成本非常高,“人工工资能达到内地的3倍,租金可以到内地的10倍。”最终,他选择了来成都开公司,“成本低很多,政府对于创业团队的支持力度非常大,也很愿意帮助我们融入当地市场。”

“香港人来内地做游戏,优势和缺点同样明显”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