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

王者荣耀有毒是因为玩游戏有罪?这有两位父亲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07-08 10:45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翟文婷

  《王者荣耀》还在被刷屏,只是由盛赞转为批判。

  7月3日和4日,人民网对这款游戏点名批评,理由是“不断释放负能量”、“陷害人生”。7月4日当天,腾讯控股市值便跌去1000亿元。

  “有人解读为政府可能会对这款游戏采取措施,引起一些投资者恐慌。”游久时代CEO刘亮告诉《中国企业家》,这家A股上市公司与其他网游概念股当天受到波及,股价有不同程度跌幅。

  人民网批评《王者荣耀》的最重要原因是,吸引了大量未成年学生,他们沉溺游戏其中引起负面作用,造成“游戏之毒”。

  腾讯给出的“解毒”方案是,7月4日上线“史上”最严游戏防沉迷系统,包括限制未成年人每天登录时长、升级成长守护平台、强化实名认证体系。5日还反馈了这套系统的运行状况,同一个小时内,共有34万个账号登陆游戏达到限时时段后被强制下线,以示决心。

  但是围绕《王者荣耀》的舆论风波却没有停止,这款游戏的影响力和波及面前所未有。

  不久前的主流话题还是《王者荣耀》这款国民级游戏如何成功,互联网公司甚至内部组织农药(王者荣耀的代名词)大战。“打农药”成为社交的一个元素,饭桌上的一种谈资。

  一位网游资深玩家指出,《王者荣耀》之前,他没有见过哪款游戏能让几岁的孩子跟三四十岁的大叔同场竞技,甚至经常有人开玩笑,被小学生虐了。正因如此,这款游戏触发了家长敏感神经,演变成社会问题。更多人认为,玩游戏成瘾影响了一个人正常价值的建设和能力的养成。

  这不是大众第一次因网络游戏引发群体情绪。早在魔兽时代,因为沉迷游戏的虚拟世界对现实造成冲击和伤害的真实案例,不断有媒体曝光。游戏中的暴力元素、利用人性弱点谋求商业利益也是网络游戏被诟病的焦点。

  史玉柱曾总结成功网游的八字方针:荣耀(玩家要获得他人尊重)、目标(任何一个时间点必须给玩家目标驱动)、互动(友情在网游中是存在的)、惊喜(随机性)。他洞悉了游戏玩家各种复杂且极端的对立情绪,将之运用到产品设计,成为吸金黑洞。

  他因此被贴上最懂利用人性弱点赚钱的企业家标签,《南方周末》曾发表长文《系统》批判《征途》让玩家不断加速投入金钱,最终却走向奴役之路。史玉柱读完文章一时震怒。

  实际上,人与游戏既爱又恨的矛盾复杂关系一直以来都存在。《王者荣耀》制作人李旻坦诚,面对负面新闻,他们天然地想这就是一款游戏啊,和漫画、电视剧、电影、武侠小说一样。就因为有人沉迷,就都来怪游戏,我们觉得有些委屈。

  但他也承认,这可能算一款不错的游戏,甚至是一个好游戏,但还远远谈不上一款伟大的游戏。一款伟大的游戏,是需要真诚的情感体现,更明确的价值观。

  尹生提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命题,”百度或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应该为用户使用它们的产品而产生的消极后果负责吗——我指的是除了法律或合同规定的责任之外的责任?”

  我们为此采访了两位公司创始人,他们也是孩子的父亲。在大部分人试图远离这场风波时,他们愿意讲讲对这款游戏的看法。

  以下为口述:

  六间房创始人刘岩:

  这个事件可以划条线,维度是合理合法合规。在我看来,《王者荣耀》在合法、合规这一层面没有问题,但是在合理性方面引发争论,背后涉及到尺度问题。

  现在已经不能把《王者荣耀》单纯地看作是一个游戏,而是到了操作系统级别的现象级产品,覆盖人群太广,人们在上面花的时间太长。当它达到这个临界值,要承担的责任势必会大于游戏厂商原本的责任范围。人们会在伦理、情感上挑战它。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后台的真实数据,但是有多少孩子真正为之沉迷,相比它的海量用户而言,也许不是个很悲观的数字。

  人们与游戏关系是一个源远流长的事情,不是由《王者荣耀》所引起的。

  我儿子9岁,他也爱打游戏,我很清楚他在游戏中的沉迷,这是天性。我不完全支持他玩游戏,但这是不可避免的。

  我们小时候爱看武侠小说,在当时也是被妖魔化的行为。电视问世后一段时间,被认为侵占了大众大多娱乐时间,也被疯狂批判过,跟现在游戏被主流市场妖魔化是一个道理。现在的小孩不去掏鸟窝,不去大自然做调皮捣蛋的事,沉迷于虚拟世界,这是事实,是结果。但要合理引导,如果是大企业要背负更多责任。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