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艺术

商业:艺术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07-10 10:30

  当艺术家和企业家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会谈论什么?资本还是艺术?

  过去十多年间,中国艺术与资本的结合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名利”成为判断当代艺术家成功与否的一个趋势。积极与资本合流的艺术家有,谈资色变的艺术家也有,而懂点艺术,有些收藏似乎也成为企业家装点门面的必备。

  2月12日,由ThinkPad和北京今日美术馆联合主办的“自觉——须有作为”少数派沙龙,邀请艺术家、企业家、策展人、设计师等十几位行业精英齐聚北京今日美术馆,举办了三场主题沙龙,探讨艺术、社会与商业的价值。

  “须有作为”:

  人人都是艺术家

  1980年,德国著名前卫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提出“要有作为”的艺术航海项目,希望通过让艺术家到大海上去“体验生活”,去关注自然环境问题,走出艺术的小圈子,而后再进行创作,影响更多的人。

  有媒体分析,约瑟夫·博伊斯一代的艺术家处于西方现代主义向后现代主义过渡时期,当时西方经济繁盛,但社会问题突出。强调不破不立的艺术家不知道艺术应该走向何处,艺术变成了拍卖与资本的附庸。而在这个时候,博伊斯强烈地感受到,艺术必须影响社会,艺术家不能只呆在工作室与美术馆,不能只认识一些策展人和小圈子里的人,他们一定要走到大自然当中。

  约瑟夫·博伊斯曾提出“社会雕塑”论,这种“人人都是艺术家”的想法建立在艺术介入社会的基本理念之上,他希望以艺术作为一种潜在的能量,拓展艺术的边界,脱离小众精英的圈子,来改变社会肌理,让艺术成为直面大众的艺术。

  同样这也是艺术航海所禀持的基本理念。博伊斯去世之后,艺术航海及其精神作为一个传统被保留了下来,经过几代人的传承与坚持,现由英国著名艺术家、伦敦艺术大学副校长克里斯·温赖特负责相关的组织工作。

  自2015年起,今日美术馆也参与到“要有作为”艺术航海项目中,并改名为“须有作为”,以体现一种改变的急迫性。中国艺术家、艺术爱好者们跨越大半个地球,踏上古老的苏格兰,重温这条寓意启蒙与觉醒的航路。

  2016年,当今日美术馆联系到艺术家邹操参与这次艺术航海项目时,邹操却提出了一个令人意外的条件,不同于往年艺术家、收藏家的组合,邹操主张要选择完全没有艺术背景的外行人上船。

  既然博伊斯认为“人人都是艺术家”,那么为何不让圈外人通过这样的一个项目成为引导社会的艺术家。

  项目的主题也早已不仅仅限于对环保的呼吁,这场称为“自觉——须有作为”的远行,将主题思想丰富为“自觉”,包括艺术自觉、思考自觉、社会责任自觉等,他们是各个行业具有影响力的少数派,而通过他们的自觉到“觉他”,向大众传递艺术、推广艺术。时代的进步需要他们这些少数派的推动。

  最终,华泰保险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梓木、深圳百年行知慈善基金会创办人宫浩、亚洲钾盐投资公司董事长朱宏图、摄影师汤辉以及几位来自欧洲的艺术家共同成为这次艺术航海项目的参与者。

  当这些幻想着豪华游艇、艺术课堂、博物馆游览的行外人走进仅能容下一人站立的上下铺船舱时,也开始真正明白他们的身份——船员、厨师、学生,当然也是艺术家、思考者。

  在今日美术馆的展厅里,这些参与者的作品正在展出。王梓木的华泰蓝,宫浩的中药渣装置,朱宏图则用化石能源和清洁能源做成了一个黑白两色呈相反方向运动的轮盘,表达能源之间相互依存却又彼此矛盾的关系。

  王梓木说这就是艺术的启蒙,不同于以前所知道的经济学、文学、自然科学等学科的启蒙,启蒙常常被归结为一种知识、理念,然而对于王梓木来说,这次航海让他深刻理解启蒙的真正含义,就要是尊重自己的内心、内心的感受和表达,不屈从于任何权威、任何组织。

  在刚刚举办的亚布力企业年会上,王梓木创作的《亚布力激荡之夜》以66万元的价格被一位企业家拍走,而在航海项目结束“交作业”时,这些从未拿起过画笔的门外汉提出的第一个问题还是“我该怎么画”。现在的王梓木半开玩笑的说着,“我可能真的是一个艺术家”。

  当王梓木认真地谈论起“波洛克抽象表现主义的画法”“甩点”“流淌”的时候,台下响起阵阵笑声。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一本正经地谈论艺术流派、绘画技巧,何尝不是一种行为艺术。持续一天的活动,王梓木坚持到了最后,而他展示给法治周末记者的黑色笔记本,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他关于艺术学习的感悟。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